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1385章 地灾的献礼

咪乐|直播|收费视频 按照省政府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实施意见》,应由该工程的欠薪主体即开发单位先行垫付农民工工资。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泰山的玉皇顶上面,人灾正在跟至尊宝打的不可开交的时候,另外一方面,刀罗刹他们的支援部队速度也非常的及时,宛若一条长龙般的车队风驰电掣般的行驶着,朝着泰山在飞速的靠近着。

    刀罗刹已经感觉到了那些敌人就近在咫尺,同时,人灾那让他至死都不会忘记的恐怖气息也被刀罗刹回忆起来,他想要先人一步下车,就在这个时候,整片大地开始“轰隆隆”的疯狂的颤抖了起来。

    所有开车的司机们全部都是用眼角的余光,看着如同波浪般起起伏伏的地面。

    “这是怎么回事?怎么地面像是海浪一样正在涌动啊?”,很多人都是如此惊骇的问道。

    “什么东西?”,刀罗刹顺着他们的话朝着地面看去的时候,果不其然,地面变得十分的柔软,一高一低的如同起伏的波浪板,让车队全部都颠簸不平的正在缓慢的走动,这是……刀罗刹的心里面突然升腾起来一股危险感,仿佛想起来什么的时候,刀罗刹立刻打开了天窗跳跃上去,站在车顶上面对着四周大声的喊道“所有的车辆,全部都朝着旁边行驶。”

    随着“咔咔咔”地面裂缝的声音响起,一条巨大的裂缝正在从前方,如同地面的巨龙般移动过来,随后“嘭…”的一声震天动地的炸裂声响起,只看到一条大地的中心处爆裂开一条深深的裂缝,随即地面颤抖着朝着两旁缓缓的分-裂着。

    一辆辆行驶的车辆粹不及防的被裂缝所吞噬,同时裂缝变得又大又宽。

    “吱吱吱…”车胎摩擦地面的响声中飞舞着刺眼的火花,司机们纷纷转动方向盘,尽量远离着地裂。

    而掉进裂缝深渊的车辆和人们除了临死前的疯狂呐喊之外,被大地的黑暗吞噬之后就像是进入了另外一个空间般,悄无声息,碎石掉落、车辆在裂缝的峭壁上面“咚咚咚”被砸的稀巴烂,从里面掉落出来全身失重的战士们几个跌落后便是粉身碎骨,刀罗刹站在颤抖的裂缝旁边伸出手想要救人,但是一个都救不了,只能够不断的喊着可恶,可恶。

    整个地裂的过程持续了四五分钟后方才停顿了下来。

    而巨大的地面裂缝将他们的队伍分成两股,群英殿的大部队他们在那头,刀罗刹和唐总以及韦猎他们几个人在裂缝的左边,下方,幽邃凄冷的风暴从黑暗中冲天而起,让分神的刀罗刹顿时醒悟过来,连忙对着大部队指挥“你们快点去玉皇顶去支援,千万不要让至尊宝被别人带走。”

    上一次黄泉当着他的面被带走给刀罗刹留下了极深的梦魇,他一直都在自责和内疚当中。

    如果这次,这种事情重蹈覆辙的话,刀罗刹估计不会原谅自己。

    群英殿大部队听令继续驱使车队移动,而刀罗刹他们则是要寻找产生地裂的罪魁祸首。

    “在后面。”,唐思悼说道“也是一股非常恐怖的气势。”

    “这个时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必须要迎接老子的怒火。”,刀罗刹将末日白刃握紧,振臂高呼

    兄弟们,跟随我一起,去把那个在背后下黑手的蠢货们揪出来。

    “冲!!!”,在刀罗刹和唐总的带领下,所有人都纷纷的下车,朝着后方的树林里面迅速的移动过去。

    这片树林是泰山旅游景区的一个落脚点,此时此刻地灾已经杀掉了所有的工作人员,独自一个人坐在一个小商店的门口撕开一包香烟,然后将烟嘴在手掌上面重重的击打了两下,他叼着香烟不断的擦着打火机的时候,前方刀罗刹的大部队已经纷纷的移动过来,领头的是唐总、魔僧、韦猎和身材姣好的虞美人以及秦楼月。

    “穿着深蓝色的钢铁西装,带着头盔看不清楚面容,手套、皮鞋那些全部都是钢铁制造而成的。”,魔僧在唐思悼的旁边描述着地灾的一些特征,最后特意强调了一句“胸口放着一根薰衣草花朵。”

    什么情况?难道不是人灾吗?唐思悼听着虽然跟人灾很像,但是好像不是本人。

    “刚刚的地面裂缝,是你这个家伙的所作所为吗?”,刀罗刹咬牙切齿的问道。

    地灾用力的甩了甩打火机,然后终于点燃了火焰,抽了几口的香烟后将香烟放在嘴巴里面,然后站起身,从身后的商店里面取出来了一瓶可乐,然后站在一个烤肠机的前方。

    “我草……”看到他这样嚣张无视的态度,刀罗刹就要冲锋过来。

    “等等!”,地灾伸出手让刀罗刹疑惑的看向他,然后地灾慢悠悠的夹起来一根烤肠,翻来覆去的看了看

    “等这根烤肠爆开,我喜欢吃哪种爆开的那种,味道非常好。”

    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居然还能够如此的淡然自若,这家伙看起来也非常的难以对付,“哗”秦楼月一甩折扇从人群中走出来,对着刀罗刹道“刀总,稍安勿躁,你可是我们的压箱底牌,怎么能够率先出手呢?”,说完他看向前方的地灾,一边摇晃着折扇一边说道“群英殿-孤星天煞秦楼月,负责俄罗斯国度的管理。”

    烤肠爆开了,地灾用一根竹签穿透,从商店里面走出来,一口咬下去,油汁飞溅中他嚼着脆嫩的烤肠说道

    “灵神的神殿-地灾-幻杀,负责情报收集和战斗。”

    他说完用力的喝了口可乐,然后感叹的点点头“爽,你们吃吗?我卖你们五块钱一根,童叟无欺。”

    是地灾不是人灾?唐思悼和刀罗刹互相偏头貌似对视。

    秦楼月笑着点点头,但是眼神在转瞬之间变得极其的凶暴,右手微微的一个颤抖,“嗖嗖嗖…”一根根的毒针从星云扇上面冒出来,“刷……”伴随着秦楼月将右手朝着前方轻轻一个舞动,毒针全部都朝着地灾飞舞过去,地灾将烤肠的最后一口吃完,扔掉可乐,握着拳头站起身“真是吃个东西都不能够安宁,就不能够尊重一下对手,让对手补充点体力吗?”

    “当当当当。”,所有飞舞在地灾身体上面的毒针全部都被钢铁西装所抵挡住,零碎细小的火星溅洒中,星云扇上面划过一道刀锋般的光芒,随后秦楼月一脚踏地,朝着地灾冲锋过去。

    撕裂的大地-流逝之光。

    “嗡嗡嗡”,地灾使用这招后,只看到两团天蓝色的波纹顿时在地灾的双脚下面扩散出涟漪般的光波。

    秦楼月速度很快,出招也是潇洒异常,星云扇的舞动如同一把锋利战刀的冲击,“嚓”的一下切割在地灾的胸膛上面,一大股的火花溅洒起来的瞬间,地灾的拳头从旁边狠狠的舞动过来,秦楼月一个潇洒的转身躲避过去,随后左脚踩踏着右脚,升腾到天空中,星云扇再次一阵舞动。

    孤星天煞宫-白鹤·黑白羽击。

    “呜呜呜…呜呜呜”一片片风流化成了仙鹤般的黑白羽翼,从天空中顷刻间如同暴雨般的降落,每一片都带着破风之声,简直比子弹的威力还要强上几倍,但是地灾稳如泰山般的站在原地岿然不动,任凭那些黑白羽击不断的冲击在自己的身体上面,“咚咚咚咚…”,只看到成百上千的鹤羽疯狂的击打中,所有的力量都顺着地灾双脚下面扩散的波纹消散的无影无踪。

    没事?秦楼月有些震撼,连忙降落了下来。

    “楼月,你是不是没吃饭?”,身后的魔僧狂笑道,似乎认为秦楼月没有使用全力“别小看敌人啊。”

    刀罗刹的双眼如同狩猎的猛虎般,仔细的看着地灾的战斗,看着双腿的波纹,若有所思。

    闭嘴,秦楼月的额头上面滴落下来一滴汗水,“哗…”的一声收起了星云扇。

    双手结合出复杂、晦涩的手印,秦楼月不断的念着什么咒语后,只看到星云扇闪耀着光芒升腾到天空中,展开的瞬间放大了十几倍,变成了一把熠熠生辉的光之扇,在光之扇里面,只看到一只只巨大的黑白仙鹤不断的从星云扇里面飞舞出来,随后秦楼月双手快速的戳在虚空上面。

    “孤星天煞宫-隔空点穴。”

    “噗噗噗…”随着秦楼月的手指在天空中一阵猛戳,只看到地灾身体的穴道上面不断的爆炸出来一团团白色的气浪,地灾立刻感觉全身僵硬无法动弹,抬起头有些惊讶“不愧是群英殿的,有点东西。”

    “孤星天煞宫-白鹤-超杀-舞动风暴。”

    伴随着秦楼月身后的巨型光之扇中源源不断的飞舞出来一只只的光之白鹤,此时此刻汇聚在他身后的白鹤已经多达上百只,随着秦楼月的一声令下,所有的白鹤全部都展开双翅、鸣叫着鹤唳、飞速的的朝着地灾移动过去,地灾看到那些白鹤飞来,全部都汇聚在自己的身边,当下是嘴角升腾起来自信的笑容。

    “站开!”,秦楼月一声低吼,身后的大部队顿时不断的倒退。

    在他抓住天空中巨型光之扇合并上的瞬间,“咚咚咚咚……咚咚咚咚…轰轰轰轰…”大批大批的白鹤围绕在地灾身体的周围疯狂的爆炸起来,所产生的风浪将周围的人工植树全部都撕裂、将身后的小卖部顷刻间炸裂成粉碎,伴随着地面泥土的爆炸,伴随着所有白鹤的同时引爆,一个宽达三十多米的巨坑赫然出现。

    刀罗刹将因为爆炸恐怖而遮掩在耳朵上面的双手放下来,对着秦楼月挑起大拇指“厉害。”

    一大群人欢呼的时候,秦楼月傲然的展开折扇扇扇风,冷哼一声“他猖狂?那就是死路一条!”

    滚滚的尘烟包裹着地灾的身体在风中慢慢散尽,当看到毫发无伤的地灾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秦楼月更是被吓得倒退了两步“这样恐怖的爆炸都没事?开玩笑的吧,不可能没事情。”,接受现实的秦楼月将星云扇用力的扔向前方的地灾,还想要进攻的瞬间……

    “撕裂的大地-脱皮!”

    只看到地灾的双眼顿时变成了石头,接着秦楼月前方的地面之中,地灾的身体猛然的从地面中升腾起来,单手伸出来抓住秦楼月的脖颈,秦楼月那里想得到他能够自由的遁地?震撼瞬间,地灾左手用力,秦楼月疼的一声喊的时候,地灾将薰衣草放在了秦楼月的嘴巴里面。

    “咚!!!”接着只看到地灾带着钢铁手套的右拳狠狠的正面击中在秦楼月的脸上。

    刀罗刹抬起头,只看到秦楼月的身体从脑袋上面飞舞过去,转头看向后方,秦楼月被一拳头打出了十多米开外,落在地上,整张脸全部都是血肉模糊,只有嘴巴里面的薰衣草还依然在风中摇摆。

    “圣光制裁。”,唐思悼手指一动,一抹带着毁灭力量的圣光从天而降。

    地灾抬起头,身体又慢慢的潜伏进入大地之中,“咚!!!”圣光轰炸在地上,除了炸碎地面留下一个巨坑,根本没有伤害到地灾,只看到身后那尊如同雕像般的地灾,双眼从石头,再次变成了正常的瞳孔。

    他又遁地回到了后方之前的石雕里。

    “等一下。”,地灾伸出手说道“你们的节奏真的是太快了,能不能缓慢点?”

    什么叫做缓慢点?

    “我比较喜欢慢节奏,比起生死相残,我更加喜欢享受战斗,我不是一个喜欢主动进攻的人。”,地灾点燃了第二根香烟“现在,你们的第二个战斗的家伙可以上来了。”

    明白了,难怪为什么神灾会说地灾跟至尊宝战斗没有一天一夜根本看不到什么端倪,这跟地灾慵懒散漫的性格有关,他不是只为了寻找胜利或者失败这样结果的人,比起结果,他非常享受跟别人战斗的那种过程,但是这让刀罗刹非常瞧不起的说道“你跟那个人灾是一伙儿的吧?没想到你们这些自以为高高在的家伙,都有这种令人恶心的爱好。”

    地灾抽着烟表情顿时变得冰冷了起来

    “侮辱我兄弟可以,侮辱我,不行。”

    “双-圣光制裁。”,只看到唐思悼双手舞动交叉到胸前,“砰砰砰…”天空中两道圣光降临、轰炸在地灾的身体上面,但是下一秒,圣光的力量全部都随着地灾双腿波纹的涌动而被流逝的彻彻底底。

    怎么会这样?韦猎他们看得有些不可思议,而唐思悼一马当先的走出来,解开身后的白布。

    “哒…嘟嘟嘟…”,一串悦耳的声音响起来,只看到唐思悼的右手在一面古色古香的古琴上面轻轻的划过去,他细长的手指和每一根琴弦摩擦到一起的时候,都会跳跃起来墨绿色的光芒,随即,只看到唐总跳跃到天空中盘腿,从天空中轻轻落地的时候,将古琴放在了自己的双腿上面。

    夜风轻轻的吹拂着,双眼蒙着白布的唐思悼一根手指在琴弦上面轻轻的一弹。

    “叮…”,一股墨绿色好似音符般的光芒顿时化成了一把墨绿战刀朝着前方飞舞过去。

    琴音之刀!

    地灾连忙双臂交叉,“咚!!”,琴音之刀狠狠的撞击在他的双手上面,让地灾疼痛呐喊的后退几步。

    所有的声音都没有躲过唐总的感知系域气,他的嘴角出现了一抹淡淡的笑容。

    双手轻轻的抬起来,然后突然落下,十根手指全部都放在琴弦上面。

    “咚!”一声爆音,周围上百棵树木全部都是掉落下来一片落叶。

    地灾眼神冷峻的看着他,只看到地灾的瞳孔中,如果镜头拉到最清晰能够看到,一根根的根茎在地灾的瞳孔中不断的生长出来。

    “我就不布置保护我的‘琴阵’了,你们来保护我。”,唐思悼对着周围喊道,然后十指拨动琴弦,一曲《离人殇》响起来的时候,周围所有树木的树叶全部都在轻微的抖动着,风流也形成一股股的小型龙卷风在虚空中游动着,曲子的声音到达一个小高潮的时候,唐总的食指、中指、无名指在三根琴弦上面依次弹跳。

    三股墨绿色的音浪全部都升腾起来,瞬间变成巨型的箭矢。

    琴之箭。

    “轰!轰!轰!”顿时朝着地灾格外霸道的冲刺过来。

    “撕裂的大地-大地龙卷。”,地灾潇洒的左手一阵舞动,土地形成了龙卷的形状,从地面中升腾起来,顿时将三根琴之箭全部都吞噬了进去,“咚咚咚…”伴随着琴之箭的炸裂,土地形成的龙卷也被轰炸的爆裂成一块块的碎块。

    伏羲琴!地灾沉声的说道。

    “没错,正是伏羲琴,之前秦楼月无论怎么进攻你都没有效果,我能够感觉到,你应该能够使用大地的力量,将一切杀向你的攻击全部都流逝到地面中,从而形成攻击对你毫发无伤的这种效果,如果你不惧怕武器的话,那么伏羲琴同样对你没有效果,但是现实却是,伏羲琴对你很有效果,所以我猜测…你应该是害怕一切跟自然有关的事情,我的伏羲琴能够引起树木共鸣、风流乱舞、如果再狂暴点,甚至能够引起天崩地裂、风雨雷电,我说的没错吧?”,唐思悼很自信的说道。

    竟然被你看出来了!!地灾震撼的倒退了两步。

    唐思悼冷声笑起来,刀罗刹他们也是嘿嘿嘿的狂笑“被抓住弱点的感觉不好受吧?”

    “我的天,居然被发现了,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地灾抱着自己害怕的说道。

    接着在刀罗刹他们得意的眼神中,地灾突然沉稳的慢慢站起身“你们,是不是很想要看到我这样来做呢?真的是太真实了,所谓一顿分析猛如虎,打起架来怂如鼠,你怎么知道,我害怕伏羲琴,是我想要你们以为我很害怕呢?”

    什么意思?所有人还在揣摩这句话意义的时候,地灾一声狂吼

    “开始盛宴吧,群鼠们。”

    “撕裂的大地-奥义-腐根。”

    “嘭!!!!!!!”,顷刻间只看到八根蟒粗的腐烂根茎从唐思悼的身边顿时带着尘烟冲刺出来,然后全部都朝着唐思悼冲刺过去,唐总连忙想要利用琴阵来保护自己的时候,一使用发现刚刚竟然没有使用琴阵。

    但是,刀罗刹的掩护可不是开玩笑的,在八条腐根冲刺下来的瞬间,刀罗刹立刻舞动白刃末日,只看到一个巨大的罗刹幻影顷刻间出现在刀罗刹的身后,双手舞动巨大的战刀,“擦擦擦…”疯狂的断裂和割杀声中,八条腐根全部都被拦腰斩断,唐思悼立刻感觉到周围的压力消散,天空中的刀罗刹则是笑道“就这点东西还不够我塞牙缝的。”

    “是吗?”,地灾却是问道“你似乎对你的实力很自信呀?”

    “滋滋滋”,却见断裂的腐根之处,眨眼间喷射出红色的汁水,随后断口处竟然再次长出新的根茎。

    这是什么东西?居然还有自动重生的能力?刀罗刹猝不及防中,重新下来的腐根将同样没有防备的唐思悼瞬间卷住,唐总被腐根缠绕的时候怒吼“刀罗刹你不是掩护我的吗?你在干什么?”“抱歉了我不知道它有重生的能力,稍等一下,我马上就过来救你。”,刀罗刹握着白刃末日再次朝着那些腐根冲刺,用力的将刀刃刺进了腐根里面。

    “啊…”刀刃刺进腐根,唐思悼反而是吐出一口鲜血。

    “别…别…这些家伙如同寄生虫般钻进我的身体里面去了。”,刀罗刹看到唐思悼的肩膀上面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血洞,立刻意识到,这些腐根将唐思悼变成了盾牌,伤害腐根就如同伤害唐思悼,连忙抽出战刀。

    果不其然,战刀抽出的瞬间,唐思悼肩膀的血洞顿时喷溅出来一大股的鲜血。

    “得手了。”,地灾冷冰冰的笑道。

    八条腐烂的树根像是献祭般的将唐思悼缠绕住,然后从地面中移动到地灾的身边。

    连续两次都是这样的逆境,让刀罗刹暴躁的发出一声怒吼“我警告你,你要是敢伤害唐思悼,我就要你的命。”

    “你这混蛋鸡-巴不大,口气倒是不小,放心,你的朋友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地灾抬起头朝着唐思悼看了一眼“神将躯呀?不仅仅拥有着伏羲琴这样的神器,还有神将玺,太厉害了。”

    奈何唐总被腐根紧紧的缠绕住,除了痛苦的呻·吟,连说话都费劲。

    “唐总…”,韦猎他们也是有些着急,腐根不能够攻击,否则唐思悼会连带着受到伤害。

    他们正在商量着营救的策略的时候,却看到地灾举起手

    “既然如此的厉害,那就让我……好好的领略一下,撕裂的大地-腐根-养分!”

    “呃…”在唐思悼持续性痛苦的低吼中,只看到地灾的手掌上面闪耀出来的神圣的光芒。

    “十·圣光制裁。”

    只看到地灾闪耀着圣光的右手狠狠一个落下的瞬间,“咚咚咚咚…”天空中整整十道粗壮的圣光笔直的降落下来,刀罗刹和韦猎他们全部都无比震撼“这不是唐总的招式吗?为什么那个混蛋能够使用?”,“咚咚咚咚…”在圣光连绵不断的轰炸中,刀罗刹他们迅速的躲闪着,除了将地面轰炸出一个个的巨坑,波及炸裂的风浪,也致死了十几个小兄弟。

    地灾看着前方被炸裂的千疮百孔的地面,嘿嘿嘿的笑道“圣光就是威猛呀。”

    “思悼!”,刀罗刹悬浮在天空中大声的喊道“地灾你这个狗东西,你到底做了什么?”

    “腐根可是我奥义级别的招式,是我最忠心耿耿的仆人们,被腐根缠绕住的家伙们,都会变成我的力量,而我的仆人为了孝敬我,会努力的抽取被缠绕者的所有能力,来为我的战斗,提供充足的养分。”,地灾有些得意的说道“所以因为‘养分’的原因,我能够使用这位瞎眼小哥的招式,很恶心,是吧?”

    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伴随着刀罗刹一声震天动地的怒吼,他从天空中“轰”的一声冲刺下来,白刃末日上面爆发着滚滚的刀锋力量。

    “刀总,不要轻易攻过去。”,魔僧提醒道。

    但是此时刀罗刹因为唐思悼的事情已经是怒火万丈,根本不听。

    “撕裂的大地-大地盾牌!”

    “咕噜噜…咕噜噜…”只看到地灾的手掌心之中,无数棕色的大地元素在冒着气浪,随后土浪喷射,一面巨型的盾牌出现在他的手中,前方的刀罗刹披头散发,身后是巨型的罗刹影的跟随。

    白刃末日-突刺·狂袭。

    闪耀着凛冽刀锋的白刃末日狠狠的冲击在大地盾牌上面,顷刻间便将盾牌炸裂成粉碎。

    地灾的脸上出现惊讶、震撼、恐惧、害怕的表情的时候,刀罗刹一声怒吼“去死吧。”

    “哎呀我的盾牌为何如此不堪一击?我要死了,我要死了,救命啊…”,地灾夸张的呐喊道。

    白刃末日几乎在转瞬之间穿透地灾的胸腔,刀尖从他的后背中穿透出来。

    “我不会原谅任何伤害我同伴的人。”,刀罗刹一击得手,红着眼睛低吼道。

    “我错了,我错了刀哥,我就不应该降界,更不该对你的同伴动手,对不起,刀哥,给我一条活路吧。”,地灾可怜般的哀求着,一秒钟后地灾“哈哈哈哈”疯狂的大笑起来“这种感觉是不是很爽啊?恩?”

    “腐根-伤害转移。”

    什么???

    “啊!!!!”只看到地灾左边的唐思悼突然爆发出一声疯狂的痛喊,接着一大股的鲜血“嚓”的一声从他的身体中喷洒了出来,刀罗刹清晰的看到,唐思悼的胸膛前方出现一个和地灾一模一样的伤口,他震撼,这个家伙……把伤害全部都转移到唐思悼那里去了吗?

    地灾瞪大眼睛问道“好好看看,你看我受伤了吗?”

    刀罗刹的目光朝着地灾的伤口看去的时候,白刃末日的兵魂突然呐喊“老大快点跑。”

    “嗖嗖嗖…嗖嗖嗖…”,只看到地灾被刀刃穿透的伤口中,一根根密密麻麻的绿色腐根源源不断的涌动出来,首先是缠绕在刀刃上面,刀罗刹震撼的松开手的时候,猛然的低下头,“滋滋滋…”双腿上面,四面八方,上千条腐根已经将自己包围,韦猎他们想要靠近但是不知道如何下手,只能够不断的提醒着刀罗刹。

    干…为什么又是这样?为什么又是这样?我真的如此之弱吗?

    刀罗刹脸上出现灰心的时候,整张脸都被腐根所包裹住。

    不是吧?韦猎和魔僧他们朝着前方看去的时候,地灾左边唐思悼,右边刀罗刹,全部都被困住。

    “打我呀?”,地灾坏笑着挑了挑眉毛。

    “打我的腐根呀!!”,地灾坏笑着挑衅。

    “无论是打我还是打我的腐根,就跟刀子扎在你们朋友身上一样哦,他们,真的很痛苦。”

    地灾说着说着居然有些哭腔。

    说完声音邪恶起来“嘿嘿嘿,那就开始吧,腐根-孵化-白膜!!”

    “嗖嗖嗖…嗖嗖嗖…”一条条的腐根在刀罗刹和唐思悼的身体上面飞速的缠绕起来,速度越来越快中,只看到两人的身体上面都被覆盖上一层厚厚的白色肉膜,同时所有的腐根全部都进入大地后,两人开始痛苦的挣扎起来,但是白膜充满了柔韧性,就算是白刃末日自动飞舞过去想要刺穿,白膜亦是能够抵挡刀砍剑刺。

    “腐根-营养品。”

    地灾双手朝着左右舞动出去,“嘭…嘭…”从手掌心之中两根腐根冲向两人,黏贴住,拉过来。

    韦猎他们步步后退的时候,只看到被白膜包裹的刀罗刹和唐思悼全部都被地灾背在身后。

    “那就开始吧我的兄弟,还在等待什么呢?腐根-养分!!!”

    刀罗刹和唐思悼双双低吼的时候,只看到地灾右手对着白刃末日一声怒吼“来!”,妖刀末日竟然乖乖的飞舞到地灾的手中,随后只看到地灾的身体在疯狂的变大着,头盔头盔的长发变长从里面飘舞出来,天蓝色的西装变成了天蓝色的盔甲般,一张张的骷髅头脸出现在盔甲上面。

    “封印解除-玄冥的罗刹形态。”

    变成罗刹形态的地灾很满意的看着自己“舒服!”

    “神魔偶召唤-泰坦巨人”

    紧接着地灾再次一声怒吼,只看到天空中“轰隆隆”一道道的雷霆降临下来,一个环抱着双手的金色战甲的巨人如同天神般缓缓从天幕上面的雷霆漩涡中降落下来,随后悬浮在地灾的身后,对着地灾恭敬的低下头“主人,有何吩咐?”

    开玩笑的吗?魔僧他们全部都是瞳孔颤抖的不断的后退。

    “这两个家伙的力量真的是太强了,但是并不会使用,那么就让我来弥补这个遗憾,神将躯·金甲弓箭手!!!咚!!!!”,只看到地灾一拳头狠狠的冲击在虚空上面,一道圣光顿时从天空中轰鸣的降落了下来,狠狠的冲击在半空中形成了一大片巨型的金色云朵,在金色云朵上面,一群群手握金色巨弓、金箭的神箭手们箭矢对准了前方的韦猎他们。

    这家伙可以使用刀罗刹他们的所有招式和所有东西,韦猎吞咽了一口口水后,只看到地灾一声令下

    “冲锋!!!!!!”

    身后的神魔偶泰坦巨人顿时举起右手,“滋滋滋…”漫天飘舞的雷光顿时汇聚在泰坦巨人的手心中,一根雷光爆炸的泰坦之箭顿时形成,随着泰坦巨人将泰坦之箭扔出去,天空中的弓箭手们也全部都是拉动弓弦,漫天纷飞的箭雨和泰坦之箭朝着韦猎他们这边冲刺过来。

    “咚!!!”泰坦之箭落地便爆发出来朝着四面八方爆炸出来的滚滚雷光,将范围以内的群英殿普通战士们瞬间炸裂成了粉碎,随后箭雨从天而降,韦猎喊了一声“赶紧跑。”,但是为时已晚,纷飞坠落的箭雨连续不断的穿透着一名名战士的身体,地面上尸体的数量在急速的增多中,韦猎握着十字镰刀不断的抵挡着箭雨,对着魔僧喊道“你去他背后偷袭,看看有没有可能把刀总和唐总救赎出来。”

    “啊哈…我来啦!!!”,地灾握着白刃末日冲锋过来,一刀狠狠的劈向了韦猎。

    “当…”十字镰刀和白刃末日抵挡的时候,韦猎猛然的一个侧位移动,白刃末日狠狠的斩击在地面的瞬间,韦猎将十字镰刀投掷过来,飞舞的镰刀狠狠的刺进了地灾的手臂之中,“啊…”明明是地灾受伤,但是他身后的刀罗刹突然一声痛喊,并且闷声的说道“韦猎,不要进攻,你们攻击他,受伤的是我们。”

    韦猎吓得赶紧将镰刀抽回来点点头。

    几秒后反应过来“我草,不进攻怎么打啊?这家伙还不能够碰一下?”

    那魔僧将脖颈上面的人头项链扔在地上,双拳握住一声怒吼,“锵锵锵…”切割战甲顿时武装全身的时候,他一个弹射从地灾的双腿之间冲刺出去,来到他身后,刚刚想要切割掉白膜的瞬间,只觉得压力从天而降,抬起头只看到泰坦巨人一拳头轰炸下来,魔僧虽然反应过来抵挡住,但是还是被泰坦巨人一拳头打进地面之中。

    “想要干什么小伙子?”,地灾吹着口哨说道“你想要干什么哟?”

    “腐根-孵化-白膜!”

    韦猎一声呐喊的瞬间,只看到刚刚进入地面的魔僧全身顿时被腐根缠绕住,身体也像是刀罗刹他们一样被一层肉膜包裹,随后地灾一个意念。

    腐根-营养品。

    魔僧成为了第三个被地灾背在身后的人。

    腐根-养分!

    “锵锵锵…锵锵锵…”只看到切割战甲的头盔、臂铠、胸铠顿时在地灾的身体上面武装了起来,短短几秒的时间,穿着切割战甲的地灾得意洋洋的满意的点点头“这套装甲真的是我很符合我的霸道之气,我喜欢。”

    韦猎不断的震撼的倒退着,对着虞美人他们说道“跑,跑,赶紧跑。”

    “别跑啊,可是你们主动找我麻烦的哟,切割臂铠-绞杀风暴。”

    只看到地灾一巴掌重击在地面上,顿时五道切割的风刃像是游动在海洋中的鲨鱼般,疯狂的撕裂着地面朝着前方游动过去,地面上倒下的尸体再次被切割开,韦猎和虞美人他们不要命的朝着后方撤退,但是并不是逃跑,而是请求着支援。

    “小张先生,你们替天到达那里了?这里的局势已经控制不住了。”

    XXXX

    蛮荒之地,皇城区域。

    虽然经过修补,但是这片历经战争的地面依然是伤痕累累。

    神皇凯本来想要直接去皇城里面找到蝎子他们说姜贤敏这件事情,但是进入皇城之后才发现冯姑娘他们居然在,神皇凯连忙隐藏气息化成星光跑出来,正在思索对策的时候,身后突然响起了一声“不许动。”

    神皇凯连忙站住,只看到拿着手枪的麻子哥警惕的走过来“鬼鬼祟祟的在这里干嘛?你是谁?”

    “我是神皇凯,来找蝎子大哥。”他很诚实的说道。

    麻子哥思索的两下这个名字有些耳熟,想起来后“呸”的一声吐了口唾沫“我当时谁呢,天门叛徒!狗日的,你还有脸来找我们大哥?信不信我分分钟弄死你?我这辈子向来看不起你这种卖主求荣之辈,趁着老子还没大开杀戒给我滚。”

    “我有要紧的事情找蝎子哥,很急。”,神皇凯不为别人的言语所愤怒。

    “要紧的事情?”,麻子哥笑了笑后说道“你们血榜的高层,那个姓冯的娘们儿就在里面,你们不是一个组织的吗?为什么不敢进去?我看你就是心里面有鬼,想要在蛮荒之地制造点混乱是吧?给我老实点,我告诉你,我可没有那么容易糊弄。”

    神皇凯转过来下了麻子哥一跳。

    他连忙喊道“你干啥?想干啥?想在蛮荒之地撒野是不是?”

    “我们老大昌东想要扶持的新人就是姜贤敏,我以前想不明白但是现在突然茅塞顿开,冯姑娘他们就是来铺路的,现在姜贤敏已经进入了雷霆大荒,目标是哪里?是剑将的墓穴,而且…姜贤敏已经整容成了剑将的样子,他想要做什么我不知道,但是肯定是不怀好意,你看不起我不要紧,但是有些事情,该说就必须要说,我能力不够,只有蝎子哥出面。”

    神皇凯说的坦诚,麻子哥也不觉得他在开玩笑。

    “你这不是给你老大添乱吗?”,麻子哥再次疑惑的看着他。

    “老子不想要看到姜贤敏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成功,凭什么?”,神皇凯终于说出了真话。

    XXX

    万字更新,补更0318号断更的

    明天也是万字更新,补更0319的。

    感谢断更时候的理解!

百度